2014年11月5日,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董勝軍的辦公室,進行著一場接一場的神秘談話。被約進董勝軍辦公室的,是各縣直機關局的局長、書記和副局長們。說談話神秘,是因為被約談者當時都不知道約談內容,以及除自己外還有哪些人被約談。但離開董勝軍的辦公室後,多名局長做出了共同的反應——相繼向中牟縣委組織部遞交了書面材料,申請“自願免去現職”。(11月13日《南方周末》)
  看約談的方式確實有點神秘,再看約談的結果,更讓這種神秘色彩染上了緊張的氣氛,很有些諜戰片里單線聯繫、面授機宜的味道。但看完了相關報道,這最多是故弄玄虛,為應付上級的檢查,為自己一貫的“土政策”找一個臺階,然後一切照舊而已。
  說穿了,沒有這樣的“神秘談話”,五十歲後一律退居二線的“土政策”,在中牟縣已經執行了二十年。而這被被約進董勝軍辦公室“神秘談話”的,年齡都在五十歲左右。也就是說,這些各縣直機關局的局長、書記和副局長們,即使不被約談,也應該做好了被“一刀切”的準備。那麼,為何還要“神秘談話”?因為“幾個月前中央剛剛發文,要求各地停止過去任免幹部的土政策,不允許搞五十一刀切”。這就可能讓部分準備“捲鋪蓋”的幹部,生出借中央文件的東風,再次揚起仕途風帆的念頭。
  然而,中牟超職數配備幹部有280多名。“按照上級部門的部署和要求,中牟縣必須在2016年年底前把超職數配備的幹部全部消化完。”現在中央不允許一刀切,還要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?因此,通過秘密約談促使“自願免職”,既不違背“不允許搞五十一刀切”的中央精神,又可有效的消化超職數配備的幹部。
  不過,秘密約談能起到讓相關幹部“自願免職”的效果,其中究竟談了些什麼,還是有點令人好奇的。雖然被秘密約談的幹部對記者語焉不詳,但把原來硬性的“一刀切”,變成現在柔性的“自願免職”,應該是所有約談必須達到的目的。所以,在相關幹部“自願免職”的報告中,要求不提“消化超職數幹部”,而要寫成是個人自身原因,“比如身體不好”。這就實現了組織部副部長董勝軍所謂的“如果上級意圖和個人意願能達成默契,當然最好。”
  但在筆者看來,“神秘談話”中最有效的“撒手鐧”,或許是都不願意談及的“攤底牌”。因為,中牟存在280多名超職數配備幹部是既成事實,而形成這種局面的原因,在這個官場圈子裡,彼此都是心照不宣的。不就是來混一個職稱,撈一份待遇麽?然而,這種“鍍金術”,早就註定了這本官場“流水賬”。更何況,只是免去現有職務,保留職級待遇,意思就是退二線,在家歇著,工資照拿。如若不從,還有調去產業園區,這種相當於“發配”的“大刑伺候”。
  因此,促使“自願免職”的約談並不神秘,無非是通過秘密約談達成“自願免職”,是針對中央“不允許搞五十一刀切”規定的“化骨綿掌”。其結果,還是讓二十年來“五十歲退二線‘一刀切’”的土政策,在“自願免職”的幌子下我行我素。
  文/知風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促使“自願免職”的約談並不神秘)
創作者介紹

The Verve

re61renl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